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透、一些人

日志与图片均转载来自网络与本人无关,亦非本博客之观点!自律!!非诚勿扰!

 
 
 

日志

 
 

【转载】妊娠就是艺术:川女画家--奉家丽  

2013-02-09 15:56:09|  分类: 【绘画●摄影●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遭遇奉家丽,就是遭遇一种温柔的对抗,女人是什么,奉家丽会告诉你;当然了,如果你遭遇奉家丽的作品,会让你面对女人不知所措,会让你无端领受敏感、平和而又坚强的一份。在我的记忆中,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奉家丽就是以一种坚执的和鲜明的女性主义姿态活跃于中国画坛。这位倔强的女人,通过多种媒介材料(也包括自己的身体)创作的作品,向无处不在的男权文化作出反思。她的艺术毫不容情地揭示了在一个商业化的消费主义时代和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中女性所扮演的角色和生存的尴尬与无奈。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 编辑/雨浓


不难看出,奉家丽反省并反讽模仿当下的社会现实,这同时也是某种强烈的个人生活——她常喜欢画的家庭和朋友,而她的许多行为作品和绘画作品则用以检验她自身与女性性别的践约,为此不惜拿自己“开刀”。奉家丽曾举办过一个摄影展,命名为《妊娠就是艺术》:她用照相机拍摄了自己怀孕的整个过程,照片几乎都是裸体的,记录了她怀孕期间身体的变化。这被视为女性生育用身体和皮肤发出对社会偏见的呐喊的精典之作,为当代女性的生存的意义加上了一笔强力的注解。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奉家丽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奉家丽的作品植根于一种自我反醒和精神变革,阐明了女人与男人那种芜杂的关系。在她的作品中,现代社会的矛盾与冲突被前所未有社会转型中的人的个性需求所取代,尽管这可能有导致一代人产生的危险,但它从艺术家自身的无比价值方面向我们提出警示:那就是令我们切记那那不可饶恕的愚昧!
英国女作家伍尔芙曾经说过:“我们独自走着,我们的关系是对这个现实世界的,而不仅是对男人女人世界的关系。” 奉家丽为此一直在默默地努力着,哪怕她深藏于北京的农家小院,但是她有更远大的视线,为人类文化贡献出自己。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妊娠就是艺术》:奉家丽全集(1) - 石墨閣画廊 - 石墨閣画廊--雨濃的博客

 


[论谈]女性艺术与女性艺术家的前景

江梅(上海美术馆学术部策划人):女性艺术在市场热中被逐渐边缘化

“在一切以市场成功为衡量标尺的今天,尚未变得足够强大的中国女性艺术却因艺术注意力向市场价值的普遍转移而呈现某种边缘化的趋向,‘女性艺术’在上世纪90年代出现在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强烈的‘在场感’似乎也在渐渐消退。今天的女性艺术正出现分化和消散的趋势。除极少数获得了学术、市场双成功的女性艺术家得到较多的关注外,整体的女性创作在目前所获得的支持远不及90年代。
  批评界的关注一度是中国女性艺术成长的有力后盾,但批评的声音现在也被市场的喧嚣所日益掩盖,批评的力量似乎也在日渐失去以往的效力和强度。目光所及,令人分明看到了女性艺术整体在今天的意识形态‘退热’和市场‘高烧’之中显得有些落寞的身影。”

廖薇(奥沙艺术空间策展人):女性艺术家拥有更为纯粹的创作动机

“女性是情感的动物,男性是行动的动物。所以男性是狩猎人,是建造者,是战士,而女性的思想与肉体结合的更为密切。女性的思想虽不如男性抽象,却更直接切中主题。因而女性艺术家拥有更为纯粹的创作动机,更自由不受束缚的想象力和更直接的表达方式。”

陆蓉之(月亮河当代艺术馆馆长):中国当代女性艺术还没有处于一个最好的状态

“我原来是个女权主义者,但现在我不仅不再谈女权主义,也不谈女性主义了,而是强调阴性美学。阴性美学不一定是表现在女性躯体上,有些男性艺术家在创作中也会表现出阴性美学。因为这已经不是性别和躯体的问题,而是一种审美选择的问题。将性别一分为二的想法已经不存在了,艺术不存在男性与女性之分,之所以男女艺术家具有不同的视角主要是因为生存的环境不同,而不同的环境自然会引发表达方式的不同。其实现在的女性已经是积极、尖锐和主动的方式了。
  我觉得,现在的女性越来越强,当代女性艺术不需要男性作为依赖。我认为,如果女性艺术家在市场中、艺术活动中受到冷落的话,问题主要来自女性自己。女性艺术家应该自己赚钱、自己努力。
  但从目前的市场来看,中国当代女性艺术还没有处于一个最好的状态。女性缺少发挥的空间,这不是一代或两代人可以纠正的。一方面是女性艺术家的量相对与男性来说还太少;另外,由于女性往往会被婚姻、家庭、生育等问题而影响,一些收藏家担心女性艺术家的创作缺少持续性等等,这些都是影响市场对于女艺术家的关注度的原因。
  不过我相信5-10年后,靠卖画就能谋生和生活的人以及机会会很多。同时,教育程度的好坏、生存环境等都是女性艺术家需要自我超越的障碍。”

皇甫秉惠(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副馆长):女性艺术是学术课题,而非炒作话题

“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的质量没有问题,如尹秀珍这些艺术家是很大腕的,都是国际上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冲击力比男性还强。在市场上没有必要与张晓刚、方力钧这些艺术家去比。这些女艺术家的作品表现力度是很有潜力的。其实她们的价格并不低,毕竟她们没有像那些大腕艺术家那样,由于背景和政治因素以及中国元素在里面,被大肆炒作。
  现在的关键,也是中国艺术家面临的共同问题是:艺术的真正能量是在批评上,中国现在还没有一个非常优秀的批评系统,仅仅只谈商业是很低级的,只是钱与钱的对话,没有上升到学术与批评问题。这不仅对女性艺术家如此,对男性艺术家也是如此,这是中国大文化中的一个问题,也是所有艺术家正在面对的问题。
  我认为,可以把女性艺术当作一个课题来研究,但不要因为它是课题就是另类。它像所有的东西一样,是在社会的这个大背景中发生关系。这些关系是我们要关注和探讨的。我们把它看成一个学术课题去探讨,而不是从一个政治话题去炒作,不要简单化,否则就误导人了。”

薛扬(深圳关山月美术馆研究收藏部):希望市场有一个女性艺术板块

“中国有很多出色的女性艺术家,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有女性艺术观念的艺术家,另一类则是不给自己规定性的、不强调女性艺术特征的艺术家。国内这些年不断地在涌现出色的女性艺术家,比如20世纪90年代较引人注目的陈妍音、李秀勤、林天苗、奉家丽、何唯娜、崔岫闻等,以及一些注重架上绘画创作、在表达上相对传统一些的喻红、申玲、阎平等,此外,年轻一些的女性艺术家也很值得关注,比如陈欣、沈娜等,她们具有80后的许多特质,在表现当代年轻人心灵深处以及生活状态上很有代表性,和前辈艺术家比,她们显然褪去了女性艺术家强大的社会责任的压力,而更关注自我的体验和宣泄。
  最初中国女性艺术的创作与男性艺术家的创作是有区别的,因为她们必须通过有明显性别特征的作品传达性别信息,表达女性强烈的心理感受与性别思考,从而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达到权利的诉求,她们更多的表现的是身体体验的性别差异,但是随着广泛性的社会接受,女性艺术家在主题表达方式和社会传播方面已经越来越自由,空间也越来越大。
  真心希望市场有女性艺术这个板块,因为只有有了这样的板块,女性艺术就有了稳定的一席之地,女性艺术家的创作才真正受到关注,其作品也能更自由。现在的画廊和拍卖行往往会看女性艺术家的身份,一个是希望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会因为女性身份引来关注,另一个女性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价位还暂时无法和男性艺术家相提并论,但是最好这能成为市场收藏的契机,在现在这样的时候多留意和收藏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会为女性艺术带来实际的受益。”

顾振清(上海多伦美术馆艺术总策划):中国女性艺术家,不走观念化的道路

“我认为将女性艺术独立出来谈,并不是一件坏事情,也是好事情,并不是把女性艺术家看作是另类人,相反可以让公众更关注,有更多的影响力。中国女艺术家的上下文与美国女艺术家的上下文完全不一样。亚洲的女性艺术家(包括中国女性艺术家)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她们的表现方式与美国女性艺术家那种非常强的社会、政治含义是不同的——中国女性艺术家在表现自己感性成分和创作力成分方面比较强,而表现对社会的满腔仇恨、族群仇恨、性别仇恨则比较少。欧美的女性艺术家还接触政治,这在中国女艺术家中是很少见的,她们不走意识形态的道路,而是尊重自己的主观感受和感性因素,这是比较自然的东西。所以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是很强的,不走概念化、观念化的道路。”
 中国当代艺术奖(CCAA),该奖项专门授予那些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出杰出才华的中国艺术家。10年中,虽然不断有人质疑希克创办这个奖项的真实目的,但现实是它已经成了至今为止中国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奖项之一。 纵观这五届评奖结果,只有尹秀珍、陈羚羊、阚萱等少数几位女性艺术家获得过这一奖项。而现实是,现在从事当代艺术创作的女性艺术家并不在少数,而且她们中间也不乏有建树者。在创作过程中,她们有着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甚至不管她们是否愿意,作品中总透露出女性特有的视角。

肖鲁一枪成名   

提起当代女艺术家,肖鲁绝对是个不得不提的人物。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两声枪响奠定了肖鲁在中国乃至世界当代艺术史上的地位。1989年2月5日,“中国现代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这次展览展出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86名艺术家的297件作品,包含绘画、摄影、摄像、装置、行为等众多的当代艺术形式,是对1985年以来的新美术运动的整体展示和检验。开幕大约两个小时后,肖鲁突然对着自己的装置作品《对话》连开两枪,导致了展览的中断。   

肖鲁的作品《对话》

主体是两个电话亭,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打扮的青年在不同的电话亭里打电话。两个电话亭中间的台子上放着一部电话,但电话听筒却耷拉着,没有人接电话,隐喻着对话的中断,在电话亭子上张贴的寻人启事也暗示了某种缺失和失落。应该说,这部作品反映了肖鲁的某些困惑。其实在最初完成这个作品时,肖鲁就曾经产生在它光洁的表面打一枪“破坏”一下的想法。几经考虑后,她终于在展览现场完成了最终的创作,也完成了自己情绪的释放。这种释放包括对她在少女时代所受伤害的释放。在当时,枪击事件使得肖鲁被拘留。在被释放后,肖鲁陷入了失语的状态,她没有解释这两枪的含义。这反而给了当时的艺术界、评论界更广阔的解读空间。普遍的观点认为这是对当时艺术界的一种挑战,著名策展人高潞铭称“由于它的重要性,几乎每一本中文和外文的中国当代美术史书都介绍了这件作品”。2006年,在嘉德国际拍卖公司举办的“当代艺术二十年”专场拍卖会上,《对话》以231万元的价格被一位国内收藏家收入囊中。  

尹秀珍:留下记忆的痕   

就在肖鲁的枪声使整个艺术界为之震撼的那一年,尹秀珍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由此推断她的入学时间,恰逢“85新潮”。很难具体讲这两件事儿对她的影响,但人们可以看到的是,从事绘画几年后,尹秀珍就选择了更为自由和前卫的装置艺术。   尹秀珍是一个善于从自己的生活中寻找灵感的艺术家,她的作品多与个人的经历有关,用她自己的话说,她走的是一条“搜尽经历打草稿”的艺术之路。

  尹秀珍的作品多以和女性记忆有关的私人物件作为制作材料,例如衣服、鞋子、家具、照片等。对于有人评论说其中流露出了太多的女性气质,尹秀珍回应说“这无法改变,也无需改变”。除去女性色彩浓厚的材料外,她的很多作品中还运用了水泥。对此,尹秀珍坦言这可能和她上大学前当过建筑工人的经历有关。

   尹秀珍对生活有着细腻的感受,而这种细腻使得她的作品更能打动人心。她的“可携带的城市”系列作品来自于她经常旅行的经历,她感觉每个手提箱就是一个家,于是她做了很多个迷你城市放在手提箱里;参加过很多国际大展的作品“京剧”灵感来自于在北京后海边唱京剧的老人们,她的作品生动再现了虽然边缘化但仍不断寻找乐趣的老北京人的生活场景。

  除了涉及自身经历和生活,尹秀珍还有些作品结合具体的展示地点来唤起对某种公共性主题的注意。例如“洗河”中人们在一条被污染的河流里清洗由水冻结而成的冰块,就具有某种现实意义。

崔岫闻:女性身份的受益者  

 “旷野中狂野的玫瑰”“琼瑶式的美女”“穿高跟鞋作画的女人”,这些都是对观念摄影师、影像艺术家崔岫闻的称呼。同时,崔岫闻还是一个伴随着争议和吸引着公众眼球的艺术家。

  崔岫闻以大胆解读两性话题形成了其独特的先锋艺术风格,而这种解读中也伴随着对妇女角色的关注。1997年,她创作了油画作品《玫瑰与水薄荷》。在这幅作品中,她表现了一批男性身体被女性观赏的情形,从而打破了传统绘画中女性被作为“观赏对象”的身份。

   如果说对女性身份的重新定位引起的只是争议,那么她2000年的摄影作品《洗手间》则使她惹上了官司。崔岫闻用微型摄像机拍摄了一群卖淫女的对话、化妆、与客人的讨价还价和在盥洗室里数钱的影像,并参加了广州三年展。在拍摄现场,她分明感受到“那是一场战斗打响前的准备”。30岁以后,崔岫闻又开始了《天使》系列的拍摄。在她的镜头下,那些穿着少先队制服的小女孩儿成为了她艺术道路上的新主角。总有人试图从“女性”这一角度来解读崔岫闻,对此,她不以为然。但如果非要从一个女性身份的特殊性来讲,崔岫闻说自己是“她”的最大受益者。因为那部给她带来很多荣誉和争议的作品《洗手间》,就是躲在女性洗手间里拍摄完成的,那是一个男人难以进入的公共空间。   

李姝睿:“玩儿”艺术的80后  

     李姝睿不喜欢年龄划分的方法,她觉得越是以年龄来划分,就越容易被淘汰。但是出生于1981年的她,还是被归入了80后的行列。   虽然年纪小,但她已经在多个新锐展中崭露头角了。她最出名的作品,是她在毕业前夕就开始制作的大型户外装置《见山见水》。在她眼里,装置的作用不在于融入,也不在于制造,而在于见证,见证那山那水。于是,她在微波荡漾的云南泸沽湖,用竹杖支起了20床棉蚊帐,远处的山,近处的水,全部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厚积才有可能薄发。李姝睿从四岁就开始学画画,考入四川美术学院后,当其他同学敲击键盘玩儿《星际争霸》的时候,她就开始玩儿装置了。第一幅作品中,她和搭档拍了七八个人的肚皮,一张呼气,一张吸气,展示的时候一人两张,吸气在上,呼气在下。她把作品命名为《从这一点开始》,这同时也是她创作中某个阶段的开始。此后,她频繁地到北京,给一些艺术家当助手趁机“偷艺”,回到重庆,她又和姐妹们在山坡的峭壁上玩儿起了M公社。《见山见水》就有M公社的功劳。

  在年轻的李姝睿眼里,最重要的不是做过什么,而是以后能做什么。所以,她最想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就是“好好玩,慢慢来”。


奉家丽简历:1990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199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第6届油画研修班;职业艺术家。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